福建台式电脑批发交流组

《大国手彭述圣传奇》(12):不负百日苦练,试看一鹤冲天

楼主:象棋之家 时间:2019-01-17 05:37:26

《大国手彭述圣传奇》(12)

不负百日苦练,试看一鹤冲天

第十二回:泥土屋里,不负百日苦练;鼓噪声中,试看一鹤冲天。

甲戌子兴冲冲从城里归来,乐坏了高堂,也忙坏了新娘。但他们很快就明白了,原来还是一场空欢喜,甲戌子的心依然在棋上,且痴迷之情有增无减。

好在庄稼活有兄嫂操持,家务活有父母忙活,甲戌子倒成了一个“斜草不拿,横草不着”的大忙人。

他整天把自己关在屋里,几乎是房门不出、院门不迈,他忙什么呢?

细心的妻子注意到甲戌子从城里带回来一副精致的木制小象棋,比照一册有点泛黄的书,指指点点,自言自语,几乎着了魔。真不明白他成天摆弄这个,也不腻歪。

你道甲戌子因何这般投入?原来正是于三爷赠送的棋谱“惹的祸”。到底是什么谱能有如此大的魔力,会叫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如痴如醉!

看官须知当时是一个文化落后,信息闭塞的年代,只字片纸已属不易,何况整册棋谱。对一个因偷学曾被骂作“棋贼”的人来说,这两册棋谱不亚于“天书”。

一册较厚的明代三畏堂木刻本棋谱,书名叫《金鹏秘诀》,纸张薄而泛黄,却毫无破损,可见保管人之心细。此谱刻印于明隆庆庚午年间(公元1570),由金陵徐芝选辑,会稽陈学礼校正,拙逸道人作序于安乐窝中,是一部难得一见的象棋珍谱。

凡偶获者,均视为珍品,不予示人,故目睹者极少,更妄论细细研磨了。

翻开扉页,“棋经论”三个大字赫然人目。开头一句:“夫弈棋者要专心绝虑,静算待敌,坦然无喜怒挂怀。”指明下棋不但要专心,还需有一个好心态“大抵一局之中,千变万化,如车前马后;发炮逐卒,如电掣雷轰;炮辅卒行,如狼奔虎跃。”几句形容过后,便切人布局要领:“顺手炮,先要车活;列手炮,须补士牢;士角炮,使车急冲;当头炮,横车将路; 破象局,中心进卒;巡河车,赶子有功;归心炮,破象得法……”

甲戌子越看越有味,联想以往的下棋经验,这些话还真说到点子上了。而最后的几句弈棋心法更让他面红耳热、心跳不已。“弃子须要得先,捉子莫教输手。得先时切忌着忙,输车时还叫心定……学者详察于斯言,可为国手矣!

甲戌子一口气读完“棋经论”,掩卷思忖,弈棋不但要学招法,更要懂心法,难怪自己近些年无大长进。

《秘诀》共载入全局谱五十一局,主要介绍顺手炮及列手炮的各种变化。其中得先局(即先手局)二十一局,饶先局(后手局)十四局,饶马局十局,饶双马局六局。

每局在关键处均设变化,少则四五变,十几变,多则几十变。

谱中这五十一局,怕也有千般变化!一般人看到这许多变化,难免会晕头转向,不辨西东。但对甲戌子来说,恰如鱼翔水中,畅游得好不悠哉!

他每天打谱二三局,仔细推敲每一路变化,不弄通绝不罢休。而长机老人在册页天头的批语更是点睛之笔,常有指点迷津、柳暗花明之功效。每当摆到妙手解危、弃子攻杀等精妙处,不由得眉飞色舞,拍腿叫好。

甲戌子不仅天资聪颖,有过目不忘之能,而且勤奋好学,把打谱当作必修功课,当日完成不说,次日还要温习一遍,然后再开始下一局的解拆。日复一日,乐此不疲。

匆匆两月过去,甲戌子已将《金鹏秘诀》中的得先、饶先局悉数吃透,内中上千种变化了然于胸,但觉真气充沛,有一种喷薄渲泄的强烈欲望。

由于“功课”未完,他不得不控制自己继续“饶马和饶双马局”的演练。真是不演不知道,一演吓一跳,原来大凡饶子均有一套制敌的手段和限制,诸如声东击西、巡河八打、铁当头兵……或迫其子力松散,或诱其子力拥塞,尔后挟精锐之师,毕其功于一役,乘虚而人,打对方一个冷不防。

以往被他人让马的棋局一幕幕在脑海中回放,陈八等人的让马局几乎与谱中如出一辙,难怪他们游刃有余,洋洋得意。

长机老人对饶马方的进攻战术也做了言近指远的精彩批语,同时点出了破解饶马局的不二法门。

甲戌子才思敏捷,记忆超群,不仅对谱中变化滚瓜烂熟,同时还发现了一个有趣现象:饶子方为何仅限饶马,甚至饶双马而不肯饶炮或饶车呢?当时也只是一闪念,无暇多想,但这一闪念却为他后来的惊人突破埋下了种子。

时光匆匆,农民在忙忙碌碌中熬过了炎炎夏日,已到秋收季节。甲戌子亦在农舍中打谱演练,将《秘诀》中千般变化芷于腹间,这期间他几乎忘了岁月,因为还有一册棋谱没顾上钻研。

这册棋谱没有封面,是用丝线装订的残本,每页天头印有“梦入神机”四字,从中缝与下刊的数字推算,这册残谱当是《梦》谱的卷八。

每页二图,计四十页,共八十图。每图有局名,附有着法提示,但没有具体着法。如“月下追信”图,提示:弃车进兵胜。此谱图示引人人胜,且点破玄机,乃开启思维的绝妙教材。册页天头上多有蝇头小楷书写的部分解着与批语。约二十多处,可能是长机老人的手迹。

此刻,急于进城印证所学的甲戌子已无暇多顾,遂将《梦入神机》残本装入行囊,告别家人,再次踏上征程,来到金城。

天高云淡,秋风送爽。踌躇满志的甲戌子迈着轻快的步履径直来到城隍庙小阁楼,拜见了非师即师的刘番老高棋。

刘番见小伙子神清气爽,知道是有为而来,屈指一算,不过百日,遂笑问:“短短时日,莫非有喜事告我?”

甲戌子见问,有点不好意思答道:“晚辈已将于三爷赠的《秘诀》参习完毕,想请前辈指教,不知……”

刘番不待甲戌子说完,便点头称善。随即将棋具拿出。于是乎,老少二人就在小阁楼上炮轰马嘶,较上了棋功。

名曰印证,双方都较上了全力。一个是老谋深算的棋坛霸主,一个是雄姿英发的有为少年。一旦神游局内,其余杂念均抛罩一边。

在仅仅饶先的情况下,甲戌子居然能和刘大高杀得难解难分,三局战罢,一胜一负一和,这可是破天荒的突破。

头一遭能赢刘大高,甲戌子茫茫然不知所措。刘番仔细端详甲戌子:匆匆百日,竟能化腐朽为神奇,此子悟性过人,实为棋界奇才。如勤加锻造,不断升华,则弈林称雄,指日可待。

想到这儿,便对有点发怔的甲戌子说道:“能赢我,是件大好事,可见你百日功夫没有白下,但谱中招是死的,人是活的。须汲其精华,去其糟粕,集诸家之优,创独家之长,方成大器。”

刘番顿了顿,又道:“你现在学业有成,足可在兰州棋坛立足。这样吧,我在隍庙巷给你找个下榻之地,从明日起,你就替我坐守隍庙茶园,迎战各路英豪。茶园掌柜那儿我去关照,你就放心大胆地练吧!”

不由甲戌子分说,刘番便带他去看房子。出隍庙大门十来步,打开一间不足八平米的木板房,刘番指着房子对甲戌子说:“这是一位山西朋友的店铺,他回老家去了,让我照看,你不妨暂住,我也省省心,等他回来再说,不知你意如何?”

甲戌子心想,经常住亲戚家也非长久之计,当然自己有个窝方便多了,何况离茶园又近。想到此,便点头应允,却欲言又止。

刘番知其心意,便道:“你可能考虑房租吧?这倒无妨,在我这位朋友返兰之前,是不会要你一文钱的,你就替我看管是了。”

甲戌子听此一说,也就高高兴兴答应了。接着刘番又带他到茶园给掌柜做了引荐,掌柜见刘番出面,焉有不允之理!待遇当然和刘番一样——茶资免费,月有红包。可心中却暗暗打鼓,这个乡里娃,能招来茶客吗?

按下甲戌子搞卫生,搬铺盖不表。且说刘番荐甲戌子坐镇城隍庙本是一番好意,孰料却引发一场轩然大波,使一度降温的金城弈林又燃起了熊熊烈火。

当台柱子,乳名是断然不能再叫了,经征得刘番与甲戌子同意,茶园掌柜于次日堂堂正正挂上了新台主的名牌——彭述圣。甲戌子名头自此消失。

为营造气氛,掌柜特意请人编写了一副对联:

涉足弈海刘番后  

出手敢饶全城先

牌、联一挂,众皆哗然。“彭述圣”何方毛神,敢来隍庙撒野!

一打听,原来正是来自烟墩沟村的那个乡里娃,听说还是刘番撑的腰。

这下不啻捅了马蜂窝,棋迷茶客奔走相告,蜂拥而至。其中挑战者有之,好事者有之,看热闹者更有之,渐趋清冷的隍庙茶园一夜之间成了热门话题,人们七嘴八舌,杂话连篇——

“这小子原来叫彭述圣,嗬!名字还挺响。”

“那不是三个多月前八大王骂棋贼的小伙儿吗?谁给他借的胆,敢来隍庙装相!”

“刘老爷子大概老糊涂了,你不干也不能找个阿斗充数啊!兰州高棋多的是,随便拉一个也比他强!”

“敢饶全城一先,口气好大,我要叫他输得精尻子跑!”

“隍爷的地盘,哪能叫蛤蟆值殿!”

“彩金放重些,让这个不知趣的家伙早点滚蛋。”

“说不定真有两下子,刘大高不会看错人。”

“去!夏天我还和他下过几盘,不过尔尔,难道能成仙”

……

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战事未开,声浪四起,刚出道的彭述圣能否顶得住这八面来风,下回再说。

(图文来源于网络©Copyright版权归原创所有)


《大国手彭述圣传奇》(8):一时通城无敌,三现云龙匿迹

《大国手彭述圣传奇》(9):三爷试论英雄,宗棠巧逢棋叟

《大国手彭述圣传奇》(10):骥驹奋蹄闯荡,竟显世态百相

《大国手彭述圣传奇》(11):激起刘公侠情,亮出于爷高风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