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台式电脑批发交流组

剑桥女博士弃戴尔百万年薪下乡种地,年收入破亿,她是怎么做到的?!

楼主:棚联网 时间:2019-01-16 17:13:26


18岁,她是上海市高考文科状元;

26岁,她是剑桥大学毕业的女博士;

30岁,她是戴尔大中华区高管,年薪百万;

然而,在人生的巅峰时刻,

为了自己的孩子能在一个美好的环境下成长,

她放弃一切,选择去当农民…


如今,她有了自己的农庄,年收入破亿!

而且吸引了世界500强企业中的200多家入驻,

拥有3万多名会员!

她,就是江宇虹


从20亩荒地到百亩农场亿万销售,

她有着怎样的致富经验呢? 


为了儿子,弃百万年薪当农民,竟年收入破亿


江宇虹出生在上海的一个优越的高知家庭,

18岁远赴海外求学。

26岁剑桥大学博士毕业后,

担任戴尔大中华区高管,

年纪轻轻,

就拿着百万年薪。


2008年创办了自己的云服务公司,

人生可谓一帆风顺,风光无限。

然而,2010年儿子的出生让这一切都变了。

为了给孩子最好的环境、最安全的食品,

她和丈夫决定把家从北京市中心搬到了顺义郊区。

并且租下了20亩地,

准备建一个小农场。


可是从小就在城里生活的江宇虹连个麦苗都分不清,

更别提种地,前方的路突然变得艰难曲折。

更令她崩溃的是,

当时买下的这20亩地还是一块废墟,

一切都要从零开始。


可是她没有放弃,卸下平日光鲜的外表,

当上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

驾着拖拉机开荒、种地,体验劳动。


和丈夫画图纸、建房子、打水井,

所有的事都亲历而为。

那个时候,她还要管理自己的公司,

每天累得倒下床就能睡着。

但功夫不负有心人,

她终于在一片废墟上建起了自己的家。


本来江宇虹是想换一种活法,

农村归隐自然。

但令她始料未及的是,

仅半年之后,她的农村生活就陷入了窘境。


到了收获的季节,她愁得头都大了。

原来,一棵山楂树结了上百斤的果子,

菜地里的番茄、黄瓜等农作物全跟着疯长。

看到豆子烂在土地里,江宇虹急得掉眼泪。

为了尽快处理这些蔬菜,

江宇虹把身边所有认识的人搜罗了个遍,

央求着把蔬菜送给亲朋好友。


因为是自己种的菜,

不施农药化肥激素,

很多朋友都希望她能长期为他们供菜。


本是一场小灾难,

江宇虹却看到了这其中的商机。

2012年,

她和丈夫在北京昌平区租下了200个大棚开始创业。

当时,她母亲坚决反对,

母亲认为她疯了,自己的公司放着不干,

却来当个农民。

而且,

当时城市人干农业失败的例子实在是太多了,

母亲担心她受挫。

可江宇虹是个敢想敢为的人,

但从来不会贸然前行。

为了避免别人走过的弯路,

她摸索了一套自己的方法。

既然我最擅长的是IT技术、大数据分析,

那我能不能把它应用到农业上,

让之变得更科学、更有效率呢?

果不其然,

靠着这套互联网技术,

江宇虹成功了,

如今,她的农庄年销售额过亿!

世界500强企业中有200多个企业入驻她的农庄!


采用预付费模式,先预定后生产


当初,江宇虹租下这200个大棚时,

并没有很足的资金,

却能很好地运营下去,

原因就在于她采用了预付费模式。


江宇虹从农主那里把地租过来,

租金不由她来付,

而由她的会员来付。

大棚里的蔬菜也不是她的,

是会员的,

她负责管理菜地,

赚取其中的佣金。


而作为“阿卡农庄”的会员,

只需缴纳不到2万元,

就能拥有专属的菜地,

种什么菜,怎么种都由会员决定。

从种植到收割可以自己完成,

也可由农庄代劳。

而且会员可以享受每年48次有机蔬菜的配送,

还可以来农场免费体验农活、采摘等活动。

3年后,所缴费用全部返还。


江宇虹还将大公司作为目标客户,

为大企业提供蔬菜。

由企业选取好每年要种的蔬菜品种,

由农庄负责种植和维护。

等蔬菜成熟后再采摘好,

配送到企业。

令江宇虹惊喜的是,

这个预付费制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


在事业刚起步之时,

江宇虹启动了众筹模式,

一下子居然有2000多人报名。

但是考虑到大棚面积有限,

最后只留下了200名。

传统的农业都是先生产再销售,

而这种预付费模式,

是先预订再生产,

既不会造成农产品浪费,

又不用担心销路。

而且解决了江宇虹的现金流的问题,

同时,还可以帮助她快速开展与扩大生产。

 

用互联网思维和物联网技术,

让农业更科学、更高效


不仅提出了“预付费”制,

而且她还将云计算、云服务应用到了农业上。


他们在大棚里安装摄影头、监测设备、控制系统对大棚进行实时监控。

比如,

卷帘机什么时候打开,

决定蔬菜的光照时间;

风口什么时候打开,

决定大棚的温度湿度,

也影响病虫害的发生率。

还有育苗、授粉、土壤改良、病虫害防治等,

每个环节都有标准控制,

而且都可以被远程监控。

而且每一份蔬菜都可以追根溯源,

让消费者看在眼里,

确保消费者吃到的食物是零农药、零化肥、零激素。


2015年,

江宇虹将物联网系统完全融入其中。

假设江宇虹在北京,

但是她想管理杭州大棚的蔬菜。

这时她就可以打开远程操作设备,

了解农作物的生长情况后,

发现农作物需要除草了。

那她就可以下达除草的指令,

杭州那边的农户接收到指令后,

按规定完成就行了。


这样既保证了种植质量,

也可以全方位地管控大棚。

此外,通过农庄的APP,

会员就可实时了解农作物的生长情况。

农场的APP会实时显示会员菜园的温度、湿度等指标,

以及农作物的生产状况。

同时会员还随时可以了解农场活动信息,

便于安排家庭出行计划。

这既建立了会员对农产品和农场的信任,

还与会员进行了良好的互动,

提高了用户体验。


丰富的农场体验活动,让人们回归自然


如今,

阿卡农场不仅有简单的有机菜种植,

还拓展到了儿童自然教育,

再延伸到民宿,

将农业变成了一张时尚的名片。


阿卡农庄成为了家庭出游的首选之地。

孩子们可以在这里感受大自然、学习农业知识,

体验丰收的乐趣,

释放出自己的天性。


他们可以一边劳动,

一边做菜,

以前单调的蔬菜大棚被赋予了煮火锅、磨豆浆等丰富的生活。


此外,阿卡农庄和北京600家幼儿园联合举办儿童自然知识教育活动,

至今做了几千场。

反响十分热烈,

让十几万儿童受益。


顾客白天玩累了,

晚上就可以在这边的民宿休息,

享受郊区的宁静生活,

释放出自己的压力,

回归到大自然的怀抱中。

 

 

江宇虹说,

她希望用这些点点滴滴的互联网思维和物联网技术,

能够带动和帮助更多的农人,

让农人可以有尊严地种地、有尊严地活着!

 

 

【经验分享】

1. 做农业,经营是核心

利用互联网+物联网降低经营成本。

2. 重构消费信任

消费者对农产品的信任度一直不高

因此,农业经营要建立与消费者的信任和联系。

3. 供应链很重要

确保服务与品质的关键,

一旦供应链出了问题,

用户体验将会大打折扣。

4. 做内容

农场也是创业者的一个作品,

既然是作品就必须要把内容做好。

农场内容的组合、内容设计等都是吸引消费者或者会员的方向。

5. 先找客户再做产品

农场以轻模式最好,

就是先确保生存,

节省投入,

再扩大产出。

6. 预付费制

预付费破解现金流的问题,

同时,

预付制可以快速帮助农业经营者开展与扩大生产。

 


【附:江宇虹谈互联网农业

创立了农庄之后,可能我们跟普通的农业从事者想得不一样,很多人就说我马上去打造农庄吧,我去加硬件投资、如何建设园区。


可是阿卡想什么呢?

我们想的是说产品卖什么,我卖给谁,我卖什么东西,基于市场的考虑决定了后来所有发展的道路轨迹,所以上来就是想的就是要做产品的定位和市场的细分


中国十几亿的人口,我们产品的定位和人群的细分变得特别重要,农产品在过去是没有被细分的,始终是初级产品,其实它不是的,我们完成了一件事,就是它的商品化和品牌化的过程。这个商品化和品牌化的过程都是来自于我们的设计团队,每一样产品都经过了精细精美的设计,它是一个商品,就意味着农产品的附加价值可以出现了,我们可以把这些漂漂亮亮的“姑娘们”嫁出去了,把这些蔬菜卖出一个好价钱。我们看到这个白菜,白菜上面加了一根丝带。白菜最普通的五块钱一斤,当它像商品一样加了一根漂亮的丝带以后它就走向了这些中高收入的家庭,可以被卖到15块、20块钱一斤。


除了走品牌化的道路,接下来就是卖给谁,如何把产品卖出去。中国不缺种地的,我觉得在座的每一个都比我种得好,都是我的前辈。但是我们缺少研究如何把产品卖出去的人,所以农产品的销售其实是最主要也是最核心的。东西如果卖出去我找谁来卖?找超市吗?超市在哪里?超市要收至少30%以上的进场费、标签费,我们付不起。

 

那有没有更短的价值链的出现?

能不能更好的找到扁平化的、缩短价值链的这样的合作伙伴出现?


于是我们做了一件事情,也是我们最早在2011年、2012年做的事,就是把土地的所有权、使用权和经营权进行分离。土地是农民集体的,它是所有权。阿卡农庄是什么?我们是经营者,我们是经营权,消费者拿到的是使用权。我们对土地的使用权进行提前的行权和分配,也就是刚才看到的这些家庭和这些企业他们对使用权提前的付费。如果是一年的蔬菜种植一亩地从两万元变成了十万元的收入,传统在北京地区一亩地的收入种菜大概是两万块钱。这个方式种优质的农产品收益在一亩地是十万元,而这十万元是提前一年支付给生产者的,这一点对农业的从业者就是种地的人来说太重要了,因为有了这一年我们不用问银行贷款。这样我们解决了资金难、成本高的问题,有了这个之后其实我们解决的是跟消费者之间的直接对话,就是大家常说的基地直供。我们和每一个消费者站在一起,你需要什么我就种什么,你需要什么样的品质我就来种什么。你把钱交给我很安全,我种一年,你要吃年底的猪,现在就把钱交过来我们安排生产不会有多余。

 

有了这个之后我们的农民怎么种地?

我们的大姐是拿着手机把任务拍下来,今天要除草的把活干完了用手机拍一下上传。有了这些照片之后,也就有了后面的这些大数据溯源的基础,这是解决好多农产品能卖出价格的核心。


解决了供应链这端,也解决了需求端,两端都解决了有就一个最后一公里的问题,这个问题解决不了,为什么?

建冷库,一个冷库一个亿,这不是一家民营企业或者是一家小的生产者能够实现的,但我们去整合了市场的资源。

市场上面有像顺丰优选、京东冷链等非常优秀做生鲜冷链的公司,我们做的是把订单和社会化物流进行了系统集成做了一个第三方的系统平台,把实时的数据跑在了上面,所以冷链物流是最后的一个问题,这就是我们作为一个新农人的创业经历。


其实我真的想说互联网不止是一种武器,我是真正的互联网人,从工作的第一天就在做互联网,不管是卖出中国的第一台电脑还是卖菜。互联网其实是一种基因,它是用来解决在农业整个产业链过程当中的每一个环节,最后它就能够真正的实现这种创新,就是这种思维的创新。作为热爱农村、热爱农业的一个人,希望用这些互联网行业点点滴滴的思维和技术能够带动和帮助更多从事最辛苦的行业,我们叫“最不待见”的行业,可以有尊严的种地、有尊严的做一个农人,这就是我的梦想和我们团队的梦想。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