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台式电脑批发交流组

日本茶具爱好者是如何爱上紫砂的?

楼主:中超利永紫砂汇 时间:2019-01-11 06:44:47


越使用越有光泽的宜兴茶具

文:横井阳一


难以忘怀的第一印象

 

一谈到中国的陶瓷,马上就联想到景德镇(江西省)。由于景德镇的牌子过于响亮,其他的中国优质陶瓷便被埋没了。这些被埋没了的陶瓷之一就是江苏省宜兴紫砂陶,特别是朱泥、紫泥、黄泥的茶具(日本称茶壶为“急须”—译者)、酒器,以它那深沉的颜色、独特的造型而富有独创性。每当谈到这种宜兴紫砂陶种,中国人的表情就充满自豪感。在欧美宜兴紫砂陶器也被称作“黑红色泥土的器具”而受到人们的喜爱。

 

我是这个宜兴紫砂陶的超级爱好者。我喜欢它那令人心情宁静、富有东方色彩、优美典雅的气氛。我一面品尝着中国茶、乌龙茶的清香,一面充当着宜兴紫砂陶的支援队,自费印刷宣传品,向合众联系宣传它的优点。

 

我和宜兴紫砂陶相遇,可追溯到九年前。我在二十多年间,一直从事向中国出口成套设备、技术转让等有关营业、企划业务。那是在向中国出口成套设备订立合同高潮潮后的昭和五十四年(1979年—译者)。当我邀请顾客到我家里做客时,他送我一件形状奇特,深褐色的紫砂陶壶为礼物。并向我介绍说:“用宜兴紫砂陶壶泡茶,可以放置较长时间味道不变;用紫砂花盆草木之根不会腐烂”。这件事给我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象。



 

陶器表层具有微妙的情趣

 

两年后,我因出差在北京逗留期间,一位中国朋友邀我去参观在紫禁城故宫内举办的宜兴紫砂工艺品展览会,我才第一次知道了这种陶瓷器的全貌。

 

宜兴位于江苏省南端,从上海驱车约需六小时。观光旅客争赴苏州,但去宜兴者却寥寥无几。

宜兴紫砂陶是用当地出产,含铁量较多的特殊黏土制作,不施彩釉烧制而成的。因此,在它的表层有一种微妙的情趣。在显微镜下可以看到它的表面是多孔性的。由于茶壶的表面积较大,冬天用它泡茶不易散热,夏季沏茶也不烫手,它能很好地吸收茶中涩味及茶锈,使茶水具有柔滑之感。据说长年使用的茶壶仅注入开水既能尝到茶水香味。

 

宜兴的人们干劲十足地说:“景德镇的陶瓷器使用时间长了就会有细小的伤痕,表面发鸟;而宜兴紫砂陶是越使越有光泽”。这样说来,景德镇陶瓷就好像是城市出身的漂亮小姐,而宜兴紫砂似乎是乡村生长的健壮姑娘。



 

古时候,苏东坡也曾爱用紫砂陶  

   

昔日,中国战国时期的越国忠臣范蠡引退之后,曾在这里建窑,可以说是“宜兴陶瓷创业的鼻祖”。北宋时期大文豪,君临江南的官吏苏东坡(1036~1101年)酷爱饮茶,喜好紫砂陶壶,由此宜兴紫砂开始得到发展。及至明、清朝代,它与诗词、书画、金石篆刻等艺术相结合,开放出芳香四溢的工艺之花。江户时代我国虽曾处于闭关自守锁国政策之下,但清朝的紫砂陶却通过长崎断断续续运进日本,受到当时文人墨客的珍爱,而今天知道它的人却不多了。

 

在故宫的展览会上,我被宜兴紫砂陶完全迷住了的时刻,意外地见到了它的制作者、中国活国宝、工艺美术大师顾景舟先生(现年73岁)。他亲切地对我说:“如果有机会,请到我们工厂来!”。我相信它的这句话,在两年后的昭和五十八年(1983年—译者)出差去无锡时,一个星期天当真地访问了他。虽然是假日,但顾大师和厂长都来到工厂,领我参观了展览馆。当时,我在宾馆和工厂里遇到一位负责世界银行运输计划项目的瑞士人。他喜好收集古董,我们谈得很投机,他叹息说:宜兴紫砂茶具没有逸品。那以后,每年我都去中国出差四、五回,每次都在各处选购宜兴紫砂陶,但大都是粗劣制品。

 



参加第一次艺术节

 

在五月份的黄金周(指4月末至5月初连续假日最多的一个星期—译者)我被邀请,参加了第一届中国宜兴陶瓷艺术节(198855日—7日)。在这次艺术节上,我见到了顾大师以及多为四十岁左右的工艺师,有关公司、工厂的年轻领导们。也见到了北京的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冯其庸教授、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张守智副教授、南京博物院梁白泉院长等人。从而知道了有关的各方人士都围绕宜兴紫砂陶瓷而展开了积极活动。

 

日本方面有爱知县常滑市一行以及伊万里窑主小笠原先生等三十多位参加了这次艺术节,受到热烈欢迎。常滑市中村克己市长亲自出席。据说,因为在明治十一年,常州(宜兴)的文人金士恒先生受到常滑邀请,曾经指导过陶艺——有过这一段交往历史。可以说,是日本家庭中广泛使用的“常滑烧”朱泥茶壶的祖先。

 

冯先生、张先生各位经常从北京来到宜兴与数位工艺师协力,共同创作。研究所的年轻所长,也向我这样的门外汉提出了要求要我提意见。我在艺术节的总结大会上,坦率指出:新创工厂所生产的紫砂陶,粗制品过多,为了确保优质产品,应该把工厂名及商标刻上去,同时各个工厂应该避免生产造型、设计互相雷同的制品。当我提完这两点建议时,受到了惊人的热烈掌声。作为一个爱好者,今后愿为宜兴紫砂陶的发展,贡献出自己微薄的力量。

 

日挥第一事业本部营业企划部长,现在同社经营企划室副室长)

 

上面的文章发表在《日本经济新闻》1988年6月28日的《文化》栏中。一位日本朋友对中国宜兴紫砂如此厚爱并写出这样热情洋溢的好文章,真是难能可贵。为使作者的一片真情得到各位的深切了解。把它译成了中文。但因时间仓促,水平有限,错误难免,尚望有识长者多多赐教。

1988年中秋前夕

译者(富尔良,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END


本文作者为日挥第一事业本部营业企划部长,现在同社经营企划室副室长

来源:《陶都通讯》2017第二期

图:洪戈

摄于中超利永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